河南前首富成老赖 辅仁变ST股价连续一字跌停
发布日期:2019-10-08 18:5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河南前首富成“老赖”,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近17亿,辅仁药业带帽后股价连续一字跌停)

  9月4日,ST辅仁(600781.SH)再度全天“一字跌停”,收报每股6.98元,换手率仅0.02%,封单超52万手。

  ST辅仁即辅仁药业。8月30日晚,其主动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了“其他风险警示”,股票涨跌幅限制变为5%。带帽后的辅仁药业随即迎来两个一字跌停板。

  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中,ST辅仁终于承认,公司存在向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违规拆借资金余额16.36亿元,违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余额6202万元,两者合计16.98亿元。

  至此,ST辅仁8000万分红“跳票”的原因被揭开。随着事件发酵,ST辅仁将面临怎样的命运?

  时间拨回到今年7月。如果计划不变,2.57万股东将在7月22日当天收到来自ST辅仁共计6271.58万元的现金分红。该分红方案是ST辅仁早在2018年年报中已经确定、并经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按照股持比例简单计算,朱文臣控制的辅仁集团将分得约2800万元。

  ST辅仁前一次实施分红是在2018年年中,分红金额为8027.62万元。彼时的背景是,上交所在当年年初组织召开了现金分红专项说明会,并向11家长期不分红或分红较少的上市公司发去监管函。从未有过分红记录的辅仁药业自然是被监管的对象之一。

  资料显示,ST辅仁自2005年借壳上市以来,累计实现净利润近19亿元,股权融资近76亿元。属于典型的“铁公鸡”。

  本次的分红方案如若实施,将是ST辅仁的史上第二次分红。然而就在分红前三天,ST辅仁突然公告称,因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

  “铁公鸡”第二次分红就出如此差池,市场愕然。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ST辅仁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仍高达18.16亿元。而在2018年全年,辅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63.17亿元,同比增长8.92%;实现净利润8.89亿元,同比增长126.6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亦高达10.32亿元。

  ST辅仁称,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已仅剩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仅377.87万元。

  短短数月,10多亿资金去向了何方?ST辅仁彼时称,公司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及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

  8月30日晚间公布的半年报和“其他风险警示”公告揭开了谜底。半年报显示,2019年1月,ST辅仁同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之间发生多笔拆借,共计拆入资金4.83亿元,拆出资金23.03亿元。

  据公告,截至8月底,ST辅仁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借款余额仍有16.36亿元,违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尚有担保余额6202万元。

  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触及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条第(五)款规定的“公司被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或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情形严重的”情形,ST辅仁当晚即收到了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

  ST辅仁、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应当进一步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

  ST辅仁、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应当核实并披露相关违规资金拆借及违规担保的发生过程、决策者及相关责任人;

  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应当制订切实可行的计划和时间表,尽快偿还违规占用资金,消除违规担保情形;

  ST辅仁董事会及全体董监高应当勤勉尽责,审慎决策,积极采取有效措施,督促辅仁集团及其关联方筹措资金,尽快履行还款义务,消除违规担保情形,确保上市公司利益不受损失。

  上交所称,对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可能涉嫌的违规行为,其将启动纪律处分程序,并提请有关部门核查。

  随着事件发酵,接下来,ST辅仁及其高管或将进一步面临被立案调查、行政处罚、投资者索赔等方面的问题。

  在胡润研究院2012年9月发布的“2012胡润百富榜”上,ST辅仁实控人朱文臣以76亿元的身家,击败来自华兰生物的安康家族和天瑞集团的李留法家族,首次问鼎河南富豪榜。

  当月底,在参加某沙龙活动时,主持人提及朱文臣刚刚成河南新晋首富后,朱文臣在现场当即给出回应称:“河南首富?第一,我不知道;第二,我知道也不认账。”

  按照胡润的口径,尽管在2013年蝉联河南首富后再未登顶,但朱文臣多年来的财富保持了快速增长。2018年,朱文臣再度以120亿元的身家跻身河南富豪榜第四,排在他前面的照例是多年的“老朋友”安康家族、李留法家族、牧原股份秦英林夫妇。

  据河南本地媒体报道,出生于1966年的朱文臣早年间曾任河南省鹿邑县皮鞋厂经理,后通过承包建筑工程等完成财富的原始积累发家。1990年代,朱文臣带领朱氏兄弟创办了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并随后创办辅仁集团,开启商业版图。

  尽管经过几年发展,2000年初的辅仁集团已初具规模,但其知名度仍不足。让辅仁集团真正打响名声的是对宋河酒业的收购。

  宋河酒业在当地是大型国企,在1990年代初销售额曾一度接近7亿元。但至2000年初左右,宋河酒业已经衰落,年销售额仅仅过亿。2002年,辅仁集团收购取得了宋河酒业的经营权,在当地引起不小轰动。朱文臣称,“宋河使辅仁的知名度提前了好多年。”

  在刚被辅仁集团收购后的一段时间内,凭着“河南省接待专用酒”的加持,宋河酒业的业绩提升明显。2006年,宋河酒业的年销售额已达到6.8亿元。2009年底,国际投行高盛联合中国平安战略投资宋河酒业。这一动作被认为是为宋河酒业上市铺路。

  2012年11月,ST新梅(600732.SH)通过全资子公司喀什中盛出资2.7亿元投资宋河酒业,总计持有宋河酒业10%的股权。当时,宋河酒业的母公司辅仁集团承诺,如ST新梅投资三年内宋河酒业没有公开上市,则辅仁集团有义务回购其持有的5%宋河酒业股权。宋河酒业的上市计划最终夭折,辅仁集团为此出资1.99亿元回购了ST新梅持有的5%宋河酒业股权。工商资料显示,高盛方面也已退出了在宋河酒业的投资。

  天眼查显示,在2015年底前上市的计划搁浅以后,四年来,宋河酒业旗下的大量资产被用于了抵押借款。抵押物包括宋河酒业的原酒、散酒、机器设备等。甚至在今年4月,宋河酒业的不锈钢酒罐也被抵押。

  据界面新闻记者统计,单从2018年至今,宋河酒业抵押资产借款的总额已高达16.41亿元。而这些资金的去向尚不得而知。

  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宋河酒业已分别于今年7月30日和9月2日,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四川省泸县人民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不止宋河酒业,ST辅仁的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实控人朱文臣也已成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朱文臣本人被多家法院出具限消令限制了高消费。

  如今,各富豪榜年度放榜日期再次临近,作为前首富的朱文臣会排名几何成了疑问。多年来的河南富豪榜榜单前五中,似乎只有朱文臣和他的辅仁系流年不利。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秦英林夫妇的牧原股份(002714.SZ)股价已上涨179.05%,安康的华兰生物(002007.SZ)股价累计上涨51.08%,李留法的中国天瑞水泥(也小幅上涨3.72%,而ST辅仁的股价已累计下跌44.82%。

  日历翻到8月,已经有一波“首富”变成了“首负”,包括河南首富朱文臣、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山西首富姚俊良、青海首富肖永明、云南首富赵兴隆……成功,他们和他们的企业各有各的路径;跌落神坛,也各有各的原因。

  转载请注明:《河南前首富成老赖 辅仁变ST股价连续一字跌停》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